红网:“苏城文明码”可以试,也可以讨论

社会

  原标题:“苏城文明码”可以试,也可以讨论

  据《苏州日报》9月4日发文,“苏城文明码”的上线,将会带动越来越多的市民成为文明行动的支持者、参与者和受益者,在全社会形成“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良好氛围。

  但是还有一种声音,认为文明的标准无法通过简单的分值计算来衡量。人性是复杂的,文明有不同的面,也有不同的价值,想要通过一个“文明码”涵盖所有文明的标准和内涵,并且准确地进行量化赋分,难免会产生偏颇和争议。正因如此,“苏城文明码”一经上线,就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苏城文明码”,笔者的观点是,可以试,也可以讨论。

  虽“苏城文明码”属于全国“文明码”领域的首创,但通过个人信用积分构建社会信用体系的尝试在全国多地均已有所先例。此前,山东济南、陕西榆林、福建厦门、浙江杭州等地均出台了带有各自特色的地方信用积分体系。再说得具体点,早在2008年3月,据《海峡都市报》报道,共青团福州市委曾推出“公益积分卡”,献一次血可积累公益积分30分,见义勇为一次可积累600分,而积满300分能成为“一星志愿者”,达到89000分被认定为“终身荣誉奖”…… 无论是物质文明建设还是精神文明建设,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推动社会进步,我们一直没有停止探索。

  “可以试”,这是因为我们要前进,而前进就会有创新,就会有探索。想当年,农村穷得很,安徽小岗村偷偷地搞“大包干”;改革开放之初,第一支股票挂牌上市,也有“搞资本主义”之嫌。如今,有人说,“苏城文明码”的试行没有法律依据,殊不知,法律是人制定的,法律有时也是滞后的,宪法都可以修改,法律也应该与时俱进。具体到“文明创建”,当然要讲法治,当然要讲德治,但同时,也应该允许有人探索。于数字化、信息化的当下,苏州城能不能搞文明码,我们当允许人家试,如果试行后有“失败”,也应该宽容一些。

  至于“可以讨论”,即让人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摆事实而讲道理,毕竟理越辩越明,这其间,切不可扣帽子而“一棍子打死”。这种“文明码”可以小步走,可以在前进中不断地加以修正。

  当然,无论是“试”还是“讨论”,也是有底线的;其“底线”就是,对于文明积分数值高者,政府有关方面可以有适当奖励,但对那些文明积分数值低者,只要不违法,不可以有惩罚,毕竟,你那个积分项目有局限性,还有复杂性;其实,“只奖不罚”也是一种“试”。

责任编辑:张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