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仨娃却谎称未婚?媒体:这位企业老总涉骗婚不是小事

社会

  原标题:“有仨娃却谎称未婚”,这位企业老总涉骗婚不是小事

有仨娃却谎称未婚?媒体:这位企业老总涉骗婚不是小事 ▲图片来自婚恋网站截图。

  据上游新闻报道,近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衡水市政协常委、衡水某公司董事长张某永,使用假身份证在某婚恋网站谎称未婚未育,以交往结婚的名义对其进行情感诈骗。张某永在某婚恋网站上的主页截图也被曝出,其标签包括“已购房”“无子女”“1年内结婚”等。

  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派出所方面披露,已于8月15日对张某永使用伪造、变造身份证一案立案调查。9月7日,衡水市政协办公室证实,张某永确实是本届政协常委。张某永及其家人则未作回应。

  一起原本普通的婚恋网站骗婚事件因为男子特殊的身份,而格外引发舆论关注。作为公司董事长,张某永的身份看似光鲜亮丽。而正是这样一位在世俗评价里称得上成功人士的男子,却被指“骗婚骗色”,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如果受害人陈梅的爆料属实,张某永为了实施“骗婚骗色”,着实花了不少心思,开了不少脑洞,给自己量身打造了不少“人设”。

  比如,痴情人设,编造“苦等前女友八年,她却在美国怀了别人的孩子“的情节;老实人人设,宣称从一而终,家族不允许离婚;被揭发后,又试图用钱收买女方,让其闭嘴,发现女方不上当,又派出长辈“唱红脸”……

  此外,他的年龄是假的,从1971年改成了1983年,网上传出的真假两张身份证似乎可资佐证;婚育情况当然也是假的,非但不是未婚未育,而是已婚育有三娃……如果说,针对这些情节的评价还只限于道德领域,一句“渣男”、“道德败坏”就可以概括,那“涉嫌伪造、变造身份证”显然让他摊上大事了,成功将其从社会新闻版送到了法治新闻版。

  《刑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罪,是指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行为。本罪是行为犯,只要实施了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行为,原则上就构成犯罪,不论结果如何。而造成严重后果的,将会加重处罚。而警方立案调查,从法律上意味着违法事实的基本确认。

  在此事中,张某永是如何获得假身份证的;除了骗婚骗色,是否还有其他违法行为……诸如此类的疑问,显然有待彻查后给出答案。

  作为政协常委,不仅需要遵守国家法律,在社会上也应该享有较高的声誉,如果骗婚骗色的指控属实,张某永不仅道德败坏而且涉嫌违法,也严重影响了政协委员的形象,显然无法承担参政议政的重任,当地有关部门也应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给予处理。

  当然就目前看,虽有所谓受害者、警方、当地政协、婚恋网站等几方信源提供了事实拼图,但张某永一方的说法仍缺席,对很多情况还只能以“假如属实”的语气去剖析,还得留有余地。可在婚恋网站个人主页截图、真假身份证照、警方受案回执等构成“不利证据”的情况下,当事人或有关组织也宜出来走几步。

  说到底,这位公司董事长涉嫌骗婚骗色案,本质上都是一宗严肃的社会议题,无论是舆论还是有关部门,都应扯开覆盖其上的桃色香艳面纱,从司法层面严格依法处置,不遮丑不捂盖子,用严肃追责来回应舆论关切,塑造一地风朗气清的行政形象。

  □赫赫(媒体人)

责任编辑:张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