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发展服务贸易

国内

  原标题:以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发展服务贸易

以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发展服务贸易

  ▲北京胡同文创“胡小同”亮相服贸会。   图/新京报网

  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步入尾声,近一周时间,举办了190场论坛和洽谈活动,会聚了20余位国际组织负责人、13位院士、80余位世界500强及跨国公司高管——这场贸服会的规格之高、成果之多,恰恰凸显出服务贸易的重要性,也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浓缩。

  如果说,2001年加入WTO拉开了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新阶段,形塑了中国的商品贸易在国际产业生态链中的定海神针地位,推动中国径直迈向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那中央这次明确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建立健全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推进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开放平台建设、主动扩大优质服务进口等一系列举措,无疑是为中国经济拉动了高质量增长的新引擎。

  货物贸易“满足需求”,服务贸易“创造需求”

  服务业是整个经济社会活动的大脑,开放的服务业就如同开放的透明大脑,可以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提高我们创新发展的能力和水平。

  基于传统的国际贸易分类,服务贸易主要为国际运输、国际旅游、跨境金融服务、国际咨询服务、劳务输出等15大类,这反映出服务贸易的最大特征就是无形且不容易标准化。这种传统的国际贸易分类,是基于商品贸易为主导的服务分类划分。

  然而,正所谓“无形胜有形”,现代服务业不再简单依附于商品制造,而是引领着商品制造和贸易。如果说商品贸易是满足人们现有的消费能力,那么现代服务业则不仅具有满足现有消费的能力,更具有创造消费的能力。

  毕竟,再发达的商品市场都是对人们现实需求能力的满足,而发达的服务市场则是表达和挖掘人们新需求的主战场。

以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发展服务贸易

  ▲入选“北京礼物”的颐和仙境系列文创产品亮相服贸会。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因此,发达国家和市场最核心的表现就是高度发达的服务业。这也是为何在国际贸易的利益分布中,商品制造环节的经济附加值越来越低,而服务贸易的经济附加值越来越高;以及为什么服务业在发达国家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原因之一。

  以现在方兴未艾的互联网、数字经济为例,这些曾经是美苏争霸时主要为美国军方派生而出的新服务,在这些产品和服务进入民用市场之前,在现实市场是从未有过的,是地道的“无中生有”,而如今则成为了规模庞大的服务经济。

  又如智能手机,在乔布斯推出之前,现今如火如荼的移动互联经济是不敢想象的。这些“无中生有”的新经济、新产业生态,都受益于发达服务业的加持。

  因为不论是生产型服务业,还是消费型服务业,其核心功能都是旨在发挥人的创新能力,来整合经济社会的分散知识,从而创造出新的需求。

  发展服务贸易,需要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

  当前我国服务业的发展格局中,消费型服务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依靠国内14亿人口的大市场,我国本土成长起多家头部消费型服务企业;但在生产型服务业领域的发展相对滞后,与我国世界工厂地位尚不相称。

以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发展服务贸易

  ▲“服贸会”会场内部。  图/新京报网

  而且,即便是这些消费型服务企业,也是基于产品侧,更多地承担着促进现有消费的销售渠道功能,还缺乏创造性地整合消费市场分散知识的能力。

  为此,当务之急是要通过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基于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力发展和推进生产型服务业发展。

  这就要摒弃传统的“产业空心化”等同于“制造业空心化”的思维,明确生产型服务业也是产业发展的一项核心驱动力,是产业创新的驱动力,为生产型服务业的发展创造宽松的成长环境。

  当然,要通过更高水平的改革开放格局引领服务贸易发展,还要摒弃用制造业思维发展服务业的思路。要看到,无论是生产型服务业还是消费型服务业,都旨在挖掘和创造新消费力,是要努力创造出新的产品类型;而不是单纯地基于现有技术,对已有产品和服务进行完善。

  这需要启动一场真正的思想革命,营造一个透明开放的社会大脑、市场大脑,激发更多人的创造激情和创新能力。

  毕竟,服务业本质上竞争的是各国和企业创造新需求的能力,是一国经济由追随向引领飞跃的必要条件,因此发达的服务业需要一个高度开放的创意市场、思想市场。

  总之,当前中国正在打响的这场推进服务贸易发展的新战役,将为中国经济未来数十年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驱动力,也将敦实内外“双循环”的战略。而服务贸易的发展,需要像乔布斯一样的天才,但天才的土壤仍是开放的社会环境。用更高水平、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推进服务贸易的发展,才能让整个社会创新力量竞相涌流。

  □刘晓忠(财经专栏作者、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编辑  孟然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