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说一,让工作不实的干部红脸出汗

国内

  原标题:有一说一,让工作不实的干部红脸出汗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5月的一个清晨,复课后的云南省福贡县子里甲小学传来琅琅读书声。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来自子里甲村的三年级学生小明才格外认真,久违的校园生活让他兴奋不已。

  但就在几个月前,小明才还辍学在家。2019年11月,怒江州纪委监委检查组到子里甲村走访时,工作人员注意到了在村口玩耍的小明才。没到放假时间,孩子为什么没在学校上学?经走访了解,小明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开记香家的孩子。而像他一样辍学的孩子,村里还不止一个。

  检查结束,同在福贡县检查的其他几个工作组汇总情况后发现,适龄儿童失学辍学的情况在不少行政村都有发生。“看来福贡县的控辍保学工作还存在不少问题,有必要对失学辍学情况进行全面排查。”怒江州纪委监委负责人指出。

  经过拉网式的排查,底数终于摸清。截至2019年12月25日,全州失学辍学人数为258人。其中,福贡县失学辍学人数为238人。然而,根据州纪委监委派驻州政府办公室纪检组掌握的情况,在去年主题教育专项整治工作中,福贡县控辍保学工作已经解决了一些问题,截至2019年10月全县上报失学辍学人数仅149人。

  时隔两个月,数据有这么大的出入,说明福贡县相关部门和乡镇干部的作风严重不实,存在瞒报漏报情况。

  确保贫困家庭孩子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失学辍学,是“两不愁三保障”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贫困退出的重要考核指标。通过几年努力,2019年底怒江州累计有22.2万人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从56.24%下降到10.09%,脱贫摘帽胜利在望。正当全州上下把时间精力集中在易地搬迁最后冲刺时,福贡县238人的失学辍学问题却有可能成为“千里大堤之上的蚁穴”。这个问题解决与否,直接关系福贡县乃至全州的脱贫摘帽。

  摸清情况后,州纪委监委立即作出部署。一方面,由州纪委监委常委牵头,分别对福贡县政府和州教育体育局负责人进行约谈提醒;另一方面,督促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切实解决问题。

  2020年1月13日,州纪委常委赵桂珍在福贡县约谈副县长张雪莲,开门见山讲到,“失学辍学的人数虽然是动态的,但全面排查后的数据与之前数据出现如此大的波动,说明你们情况不明、底数不清,从根本上说就是作风不实。不要找客观原因,关键是从主观上找原因、想办法,尽快把脱贫攻坚工作的这块突出短板补齐……”不断追问下,张雪莲开始认真反思自己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在控辍保学工作中,我的工作作风确实不扎实,存在畏难情绪,对乡镇报送的数据也没有认真核实。”

  红脸出汗的约谈之后,福贡县和州教育体育局把控辍保学工作放到了突出位置来抓。由县委书记、县长作为“双组长”的控辍保学领导小组迅速成立,控辍保学成为县委常委会会议、县政府常务会议定期研究的议题,19项措施相继出台,领导小组办公室对挂联单位、有关乡镇和个人先后发出4批次427份督办函、提醒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福贡县义务教育工作长期滞后,是全国最后一个通过普六和普九工作考核的县。特别是2017年回流的边境居民集中落户后,失学辍学人数大量增加,更给控辍保学工作带来了重大困难。

  在纪委监委的督促下,压力逐级传递,责任层层压实。面对“硬骨头”,福贡县把各方面力量全都动员起来,拿出硬招实招,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对家长认识不到位的,由统筹领导、帮扶责任人和帮扶教师一对一定期上门劝返;对失学辍学孩子家庭举家外迁的,由乡镇干部、驻村队员和村干部组成工作组寻找、劝返;对外出务工的失学辍学孩子,由驻村工作队员与务工地人社部门取得联系,督促相关企业协助劝返。

  责任在红脸中压实,担当在出汗中上肩。2018年以来,怒江州纪检监察机关紧盯控辍保学、危房改造、安全饮水等各类重点难点问题,及时组织开展批评教育、提醒谈话1700余次。经过半年努力,福贡县238名失学辍学孩子全部回到了课堂。

  “在县委、县政府的高位推动下,教师、帮扶责任人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劝学,学校、教育部门和法院的工作力度也不断加大,有效缓解了我们控辍保学的压力。现在,村里46名失学辍学孩子都回到了校园,改变贫困家庭命运的希望又多了一份,我们由衷地感到高兴。”子里甲村驻村工作队员王国丽说。

有一说一,让工作不实的干部红脸出汗怒江州在完成10万人易地搬迁任务后,采取各种方式帮助搬迁群众脱贫致富。李进明/摄

  (高雪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