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行贿医生 正大天晴称系对手恶意行为 所涉药品年销30亿

国内

  原标题:被指行贿医生 正大天晴称系对手恶意行为 所涉药品年销30亿

  新京报讯(记者 张秀兰)9月7日,一封涉及临汾市人民医院的检举信引起业界关注,检举信中提及,临汾市人民医院肿瘤科使用的盐酸安罗替尼胶囊,零售价为3409元/盒,“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放疗科医生,竟然拿每盒400的回扣”。该药为正大天晴旗下抗肿瘤药物,在2019年曾贡献约30亿元业绩。目前,医院正在对检举信提及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安罗替尼被举报每盒行贿医生400元

  按照检举人信提供的信息,从2019年至今,临汾市人民医院肿瘤科、放疗科4位医生每盒拿400元回扣,受贿总额在10万元到20万元不等。检举信还举报该院肿瘤科医生外推病人院外处方的问题,“安罗替尼单从肿瘤科以及放疗科产出,从2018年8月开始销售至今,总计750盒有余,受贿金额高达30万余”、“今年1季度科室用量138盒、2季度143盒、3季度销售160盒”。检举信同时提及,该院异甘草酸镁注射液、注射用艾司奥美拉唑钠、比阿培南亦存在收回扣现象,分别为一支6元、8元、20元。

  临汾市人民医院为一家三甲医院,编制床位1800张,2019年年门急诊量94.1万人次。根据报道,医院目前正在对检举信提及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检举信中提及的盐酸安罗替尼为正大天晴旗下重磅品种,该药是其自主研发的1类新药,是一种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能有效抑制VEGFR、PDGFR、FGFR、c-Kit等激酶,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安罗替尼可同时将VEGFR、FGFR1-4、PDGFRα/β、c-KiT等信号通路阻断,达到多方位抑制肿瘤血管生成以及促进细胞凋亡等效果。由于该类药物理论上具有广谱抗癌效果,也因此成为当前最热门的肿瘤靶点药之一。

  在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榜中,正大天晴排名第16位。安罗替尼于2018年5月上市,获批适应症为非小细胞肺癌,其获批适应症还包括三线治疗小细胞肺癌、晚期软组织肉瘤等。今年1月,该药第四个新适应症上市申请已被纳入拟优先审评品种名单。2019年,安罗替尼在PDB样本医院的销售额为7.7亿元,按照业界约定俗成的4倍左右的放大倍数,该药实际销售额约为30亿元。此前还有业内人士预测,安罗替尼将成为首个年销售额过50亿元的国产创新药。

  正大天晴此前曾涉行贿

  9月8日,正大天晴在给新京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近日公司及产品声誉被诋毁和中伤,初步调查系个别竞争对手的恶意行为,意图混淆视听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目前公司已经启动相关司法程序,采用法律手段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公开资料显示,正大天晴此前曾涉行贿。根据2017年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原江苏省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老年及中毒科主任张鹏、主治医师朱伟因受贿罪被判刑,正大天晴卷入其中。

  判决书显示,2010年12月至2014年1月间,正大天晴江都区销售主管徐双龙在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负责销售该公司针剂天册(比阿培南)、甘美(异甘草酸镁)、止诺(盐酸帕洛诺司琼)等药品工作期间,直接向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ICU科、老年科、呼吸科等科室主任及医生行贿。2014年2月至2016年4月,徐双龙任正大天晴扬州办事处江都市场部主管,在负责该公司在江都地区针剂天册(比阿培南)等药品销售过程中,直接和指使他人向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ICU科、老年科、呼吸科等科室主任及医生行贿。

  2013年10月至2015年4月,正大天晴扬州办事处扬州市人医板块医药代表陈某按药品使用量和回扣标准给老年科回扣款约五六万元。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正大天晴江都市场销售员陈某负责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老年科比阿培南销售期间,按药品使用量和20元/支的回扣标准给老年科回扣。

  校对 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