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步”等赚钱软件套路深: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社会

  ◎ 文《法人》全媒体实习记者 邵萌

  “听音乐到账42元”,“下载xx,走路也能赚钱,睡觉也能赚钱”……面对这样的宣传,你心动了吗?

  最近几年来,层出不穷的赚钱类App,凭借着听起来毫不费力的吸金方式,诱导大批用户前去下载,其中一些下载量惊人地达到了千万量级。

  或许有些人会问,遭到投诉的赚钱类APP不少,基本套路也并非很难辨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究竟是谁在玩赚钱类App?使用者真能赚到钱吗?此类平台又是如何实现盈利的?近期,《法人》记者就此问题展开调查。

  “趣步”仍未倒下?

  说到赚钱类软件,不得不提“趣步”。“趣步”曾宣称,每天只要开着软件走4000步,一个月就能赚200元,且上不封顶。凭借着这个诱人噱头,“趣步”在一众App中异军突起,仅一年时间就吸引了上千万用户。如果说“趣头条”开启了“看xx就能赚钱”的模式,那么“趣步”则是让赚钱类App更广泛地走进了大众视野。

  2019年10月中旬,“趣步”因涉嫌传销、非法集资、金额诈骗等行为,被湖南长沙市工商局经开区正式立案调查。之后随着相关部门的介入,“趣步”编织的“毫不费力就能赚钱”的美梦似乎已经破灭。但是,近一年时间过去了,负面缠身的“趣步”就此消失了吗?

  据媒体报道,尽管“趣步”被工商部门多次调查,去年5月遭多个应用平台下架,微信公众号也已被封,但《法人》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趣步”官网上仍可以下载安卓版App。截至今年8月14日,仍有一些网友在为“趣步”宣传。就在8月10日,甚至还有网友庆祝其郑州服务中心开业大吉。

  今年6月15日,长沙经开区政府在长沙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的市民信箱中回应“趣步”立案后最新进展时表示:“1、原湖南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重庆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5月30日迁往外省,不属我局管辖。2、对该公司前期涉嫌违法行为,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在调查没有结论之前,有关情况(如办案的进展,查处的有关细节等问题)是不宜向社会公布的,投诉人反馈的问题,不属政府应当公示信息。3、由于该案情况复杂,调查需要时间,一旦有了结果,会向社会公示。”

  记者多次尝试联系长沙市工商局及经开区分局,但均未拨通其电话。截至记者发稿,针对案件查处最新进度,目前尚无正式公开回应结果。

“趣步”等赚钱软件套路深: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市长信箱中长沙经开区的回复

  其实,除了“趣步”以外,仍有不少赚钱类App遭多次投诉后依然存在。记者搜索发现,自2018年起,媒体相继披露的一批虚假宣传的赚钱软件,包括趣头条、蚂蚁头条、刷宝短视频、种子视频等,其中部分被各地网信办、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约谈、查处后已经下架。但一些软件如淘头条、闪电盒子、小鸟看看等,虽在官方平台已下架,却仍然活跃在一些应用市场上。

  也就是说,下架处理的,只是其官方网站,不少APP通过更改名称、更换应用图标等方式“翻新”。记者随机下载了两款曾被点名的App微鲤看看和闪电盒子,发现其使用模式及提现模式与被曝光时并无太大差别。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认为,此类乱象屡禁不止,主要还是受利益驱动,成本低、收益大。而部分平台作为广告经营者和发布者,对广告内容信息也没有依法履行审查义务,进一步加大了监管难度。

  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记者在各大应用商店发现,以赚钱为噱头的App广告依然随处可见,种类也五花八门:“挂机10分钟提现几十元”,“看小说集碎片,送价值4000元的手机,五分钟就可以换到”,“看视频听音乐就可以赚零花钱,看的越多赚得越多”……诸多APP“招牌宣传语”都是围绕着看新闻赚钱、玩游戏赚钱、刷短视频赚钱、看小说赚钱,甚至睡觉就能赚钱等做足文章,有些下载量上千万。

  但是,赚钱这么容易?事实真的如此吗?

  “这类广告太多了,特别是在短视频或游戏软件上。”北京某高校学生小佳告诉《法人》记者,她在浏览某短视频App时,经常刷到一个游戏软件广告,号称“玩游戏就能赚钱”。由于疫情期间空闲时间较多,且该软件广告宣称“上线就送66元红包,无门槛”。虽然将信将疑,小佳还是选择了下载试试。这一试,就出了问题。

  据小佳介绍,该款游戏软件在各个阶段都植入了所谓的“现金红包”奖励,但每局游戏都需要观看广告,广告时长在30秒到1分钟不等,部分广告是强制用户观看的。此外,该软件仅在第一天能领到较多金币,但当积攒金币达到50个之后,得到的红包金额会越来越小。当游戏钱包里的金额达到83.12元之后,即便看广告也不会再有红包奖励了。而根据该软件设定,游戏钱包里金额达到100元时,用户才可以提现。

  同样下载了这款软件的林先生表示,他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将钱包金额攒到了100元,提现时却被提示需要邀请三位好友,且三位好友自注册游戏起14天内均攒够50元金额才可以提现。

“趣步”等赚钱软件套路深: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该软件提现条件 来源:受访者供图

  更让林先生更不解的是,他邀请的好友在游戏中全部达到50元金额之后,仍然无法提现,并且系统迟迟不提示好友完成信息,达标人数栏仍显示为(0/3)。

  “浪费了两个多月时间,感觉白看了这么多广告。”抱怨之后,林先生认清了这款软件的虚假宣传本质,后悔不已。“这款软件广告里明确承诺‘不需要邀请好友,不需要累积金额’,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下载。”林先生气愤地表示。

  为了观察其他相似软件的套路,记者下载了一款号称“看文章就能赚钱”的App。该软件栏目分为“养生、情感、娱乐、搞笑”等,内容质量不高,充斥着大量广告和八卦、猎奇信息。用户通过刷资讯、看视频等途径获取金币。

  按照软件规则,每日金币可转换现金金额受到广告收益影响上下会有浮动。按照该软件8月14日的“汇率”换算,每101枚金币可以兑换0.01元。从任务栏不难看出,邀请好友所获得的奖励远远高于阅读文章及观看视频。记者花费了一下午时间体验该软件,共得到0.44元。

“趣步”等赚钱软件套路深: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邀请好友所获奖励远高于其他任务 

  在进入提现环节时,该软件显示需要微信号授权,并输入自己的真实姓名及身份证号。关于这一点,软件方解释为:“获取身份证号码目的是依据国家法律规定缴纳提现产生的个人所得税。”

“趣步”等赚钱软件套路深: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不仅如此,想要真正收到现金还有诸多要求,比如提现0.36元,需要在该软件连续签到3天,20元以上则需要连续签到14天。连续签到3天之后,记者输入身份信息尝试提现,却收到了“此金额暂已发完”的提示。

  随后,记者在各投诉平台搜索后发现,针对该软件的投诉有几百条,多数涉及到无法提现的问题。有用户反映该软件声称提现有金额要求,每天上午九点开始发放额度,但用户即使卡点提现,也会收到“此金额暂已发完”的提醒,根本无法提现。

  赚钱软件套路深

  记者发现,其实不少赚钱类App在注册或提现时,都是需要输入用户个人信息,包括真实姓名、手机号、微信号、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等。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这种行为是否合法要看它是否符合法律所规定的正当合法必要原则,尤其是必要原则。也就是说,它所收集的个人信息和它所提供的业务之间有没有直接关联性。”

  赵占领还解释了前文中林先生所描述的虚假广告宣传问题。他认为,赚钱类软件如果是通过发布虚假广告的方式进行宣传,这种行为违反了广告法第二十八条对虚假广告含义及表现情形作出的明确规定,即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构成虚假广告。按照广告法规定,广告经营者和发布者应该审核广告内容的真假与合法性,如果没有尽到这种审查的任务,对此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律师也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网络运营者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双方约定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记者经过调查、采访、研究,总结出了这些赚钱类App的一些基本套路:

  一、在广告中使用“首次注册奖励xx元”“无需门槛就能提现”等极具诱惑力的宣传语,吸引用户下载。

  二、安装无门槛,无需注册费或只需1元注册费。安装注册成功后,初期奖励比较丰厚,以便留住用户,后期赚钱门槛越来越高。同时设置复杂的收益规则,用户需要完成繁琐的任务才能得到相应奖励。

  三、设置丰厚的推荐奖励,鼓励老用户拉新,有些平台需要老用户邀请新人之后才能提现,之后会让新手继续发展下线。通过这种方式,软件能够获得更多注册量,再以广告等形式实现盈利。

  四、在注册或提现时,需要向平台提交身份证号、微信账号、银行卡账户等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可能会涉嫌用户隐私暴露。

  可见,看似简单地做任务领奖金,实际上却有层层关卡,用户很难因此获利,还有可能面临信息泄露、甚至被卷入传销的风险。

  谁还在玩赚钱类App?

  “我不明白,赚钱类软件出现好几年了,有几个也被报道点名过,为什么还是这么多人下载?”成都许女士百思不得其解。根据她的描述,其母曾经有一段时间沉迷于“趣步”。去年“趣步”被立案调查后,她的母亲“沉寂了一段时间”,又投入了号称“刷短视频赚钱”的某App的怀抱。

  或许有些人会问,赚钱类软件近几年来层出不穷,基本套路也并非很难辨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甘愿被利用?究竟是谁在玩赚钱类App?

  答案或许就是,庞大的下沉市场用户们。

  QuestMobile 2019年5月发布的《下沉市场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我国下沉市场用户规模超过6亿,其中18 岁以下、46岁以上用户较多,对现金奖励、社交推荐、打发时间等兴趣颇大。报告还指出:“在看新闻的时候顺便赚零花钱,对于下沉用户吸引力最大,用户增量较大的新闻资讯APP普遍加入了现金奖励措施,趣头条、微鲤看看通过现金奖励和裂变方式,成为下沉市场新闻资讯增长的典型。”

  下沉市场用户对现金奖励敏感,热衷于“在看新闻的时候赚零花钱”,因此短视频成为下沉用户规模、时长增长最为突出的行业……这些特征,在赚钱类App的设计逻辑里,均可以找到一些关联。

  “不管何时,这类软件或应用,利用的都是用户占便宜心态”。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赚钱APP目标对象是下沉市场中对互联网黏度不高,缺少足够兴趣的人群(如对游戏、影视缺少兴趣而有大量剩余上网时间)。“由于这部分属于上网人群中活跃度不高的人群,也是过去网络营销较少触及到的半真空地带,因此网赚应用一旦使用合理,并挖掘有效,则可在电商、游戏乃至更多领域,挖掘出这部分人群的潜在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赚钱类App模式本身并不违规,它们利用赚钱奖励和用户“占便宜”的心理,吸引大量用户加入,刺激流量扩张,再通过流量变现获利。张书乐对其收益模式解释为:其核心依然是传统内容平台的广告收益模式,通过大量广告点击和阅读的方式来获益,其表面上看似无效传播较多,但随着对用户兴趣的不断分析和沉淀,以算法的方式进行推荐,最终依然可以将深度用户导向较为精准的广告投放之上。

  可以说,通过这种模式,平台用户群不断扩大,并通过广告等形式实现盈利。而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的用户,是实现这些盈利的“垫脚石”——获得的“回报”却与付出不成正比,沦为拉人头吸流量的“工具人”。可谓号称“能赚钱”的App,用户赚不到钱,却让App本身赚到了钱。

  赵占领表示:“这类软件的模式本身并不违法,但其中一些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存在一些不规范甚至违法的行为。主要看具体的行为,并不是一概而论的。”

  “一些赚钱类软件可能会存在虚假宣传、滋生诈骗等情形,相关违规、违法行为可能会违反刑法,广告法与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需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孟博律师建议,用户应提升风险意识,不要盲信此类玩手机、刷软件、走路就能赚钱的广告,投入钱财时更需要谨慎,以免上当受骗。同时,公安、市场监管及网信部门也应加强对此类乱象的打击力度,倒逼平台加强自律,依法经营、规范经营。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趣步”等赚钱软件套路深:提现设置重重“门槛”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