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的故事与华谊的焦虑:引入保底机制为快速回笼资金

社会

  原标题:《八佰》的故事与华谊的焦虑

《八佰》的故事与华谊的焦虑:引入保底机制为快速回笼资金

  作为影院重开后的第一部大制作新片,市场对《八佰》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期待。

  相应地,《八佰》也获得了一个相当特殊的档期:直到9月4日由诺兰执导的《信条》入市前两周内,《八佰》都毫无对手,这种在排片上的一家独大是行业首次。

  从8月14日开放点映开始,《八佰》的表现就在不断提振行业信心。根据猫眼数据,《八佰》7天的点映票房超过2亿元,已经打破《西游记女儿国》1.79亿(点映1天,超过11万场)的点映票房纪录,创造了中国电影市场点映票房的最高纪录。

  毕竟,自7月20日影院复工到现在,哪怕强如《星际穿越》和《哈利波特》的复映也无法真正带动市场,而《八佰》在点映期间就高达42%的上座率(上限为50%)让很多影院看到希望,选择将该片的上映日期定为复工的开门日期——自《八佰》定档之后,宣布复工的电影院的数量从8200家上涨到了9000家。

  发行的故事

  但不是所有影院都能参与到这场电影业复苏的狂欢。《八佰》还未正式上映,它奇特的发行策略就先行引发了话题。

  “因影片《八佰》双线发行的特殊性,经疫情影响下的全国县级影院普遍承担不起高额的保底费用。所以影片会推迟播出,具体播出时间待定。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从8月19日开始,湖南省怀化市某县城影院连续2天在自己的公众号头条发布通知,以宣泄对片方的不满。

《八佰》的故事与华谊的焦虑:引入保底机制为快速回笼资金

  出品方华谊到底为《八佰》制定了怎样的发行门槛?

  华谊兄弟也公开了这份发行通知:

  2019年票房在1000万元以上的影院可参与8月14日的点映;

  部分票房在200万元以上的影院可参与8月17日—19日的点映,且每天只有1—2个厅,只能放映1—2场;

  到21日正式上映时,2019年票房超过200万元的影院将实行正常分账放映;

  票房低于200万元的影院则须按上年实际票房的3.5%核定保底金额,对票房收入持平或超出的部分再继续采取分账的模式,且要在8月19日前将该笔保底费预交给发行方指定账户;

  部分在上年度因截留票房等被处罚过的影院,无论票房高低,都必须按比例预交保底金额。

  根据2019年全国影院票房统计,中国目前共计有1.1万余家影院,2019年共产出电影票房642.66亿,平均票房580余万元,其中年票房低于200万的大概有3700家。

  如果按照目前复工75%的比例计算,再去掉没有熬过175天已经倒闭的电影院,此次与前文提到的怀化某县城影城一样需要预交3.5%保底金的电影院数量在2000家左右。

  但大部分影院经历了半年停业都入不敷出,正处于挣扎求生的窘迫时期。“虽然开门了,其实开一天亏一天,因为上座率不得超过30%、排片场次减半,再算上消杀、检查的人力成本,将近7万元的保底费很难承担。”一位县级电影院的工作人员说。

《八佰》的故事与华谊的焦虑:引入保底机制为快速回笼资金

  “这更多是基于当下市场环境,为了保证片方的利益最大化,针对过去几年用各种违规手段偷漏瞒报票房的影院特殊制定的发行策略。”一位电影发行从业者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表示。

  在中国广阔的三四线城市,不规范小影院偷票房的问题一直以来的确很严重,通过手写票数人头入场、团体票不出票、系统退票、搬挪票房、幽灵影院、安装票价截留软件等五花八门的作弊方法,2018年春节档三四五线城市偷票房比例一度达到10%至15%。今年1月,电影局曾整治偷票房行为,点名了471家偷漏票房10万元以上的影院,要求补齐票款,否则无法放映所有的春节档电影。

  眼下,特殊时期的一些特殊措施也不利于保护票房。比如,为了刺激电影院的上座率、补贴影院,国家电影局与各大片方商量投放了如《风声》《哈利波特》《星际穿越》《误杀》等大量0分账的国产复映片,这些都为搬挪票房(如《八佰》的票面上写《风声》)提供了更“便利”的条件。

  在电影业,影视制作公司为一部影片承担最大的风险——《八佰》对外公布的成本为5.5亿元,根据电影票房分账制度,只有票房超过15亿元才有可能回本——如果票房再被偷走一部分,将会带来更多损失。

  华谊此次除了规定部分影院要缴纳按上年实际票房的3.5%核定保底金额,还特别推出了分阶段的密钥,对密钥采用两天一更新的方式。8月13日,华谊发行还专门成立了市场监察小组,所涉工作人员700余人、覆盖全国500余个城市,点映期间该市场监察小组就已经发现有偷票房的情况发生。

  对华谊这样的影片出品方而言,收取买断费用或者干脆取消有偷票房记录的影院的放映权是一种保护自身利益的做法,只是会误伤不少像上述县城影院一样的电影院。

  由于大量年轻人外流,低线城镇小影院每年大部分营收都来自春节档、国庆档这样的大档期,票房产出能力一直比较差。前文提到的怀化某影院所在的县城原本总共有5家电影院,服务人口60万,目前营业的只有这一家。“当地居民如果想要看《八佰》就要坐2个小时车去100多公里的怀化市观看。”该影城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更担心的是,如果以后都搞这样的发行方式,县城影院几乎就拿不到可放映的片子了。

  对于这些合规合法经营但年票房偏低的影城,华谊发行部门也表示有商议空间,以正规渠道与片方积极沟通,都可以“得到放行”。“保底的那部分票房也是按照常规票房分账制度,其中一部分分给影院,实际上需要上交的只有属于片方的部分,也就是3.5%核定保底金额(7万元封顶)的一半,大概3万元左右,”另一位院线员工解释。但很多县城电影院并不清楚保证金的具体计算方法,也找不到与片方有效沟通的渠道。

  华谊的故事

  对于出品方华谊兄弟来说,保底机制的引入是一个快速回笼资金的方法。都说电影市场需要《八佰》,其实华谊兄弟这边更需要。

  2014年,华谊喊出“去电影单一化”口号,资本涌入,公司业务版图扩大,但转投实景娱乐后华谊兄弟的电影阵地却全面失守。虽然也招揽了冯小刚,周星驰、贾樟柯、管虎、程耳等知名导演合作,但大导演、大制作、大演员的工业打法已经无法保证电影票房的成功,相比于光线、博纳、坏猴子影业等在创新题材上的投入和尝试,华谊兄弟已经很久没有押中爆款了。

  2019年,华谊的几部主要电影中,《八佰》撤档,《手机2》杳无音信,主控电影成绩最好的是冯小刚执导的《只有芸知道》,票房也只有1.56亿。

  另一方面,2018年4月《八佰》杀青,但紧接着6月发生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受此牵连,华谊兄弟的业绩急转直下。从2018年到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一直处于持续亏损状态:2018年亏损11亿元,2019年亏损近40亿元,2020年一季报显示净亏损1.434亿元。截至2020年3月末,华谊兄弟账面货币资金及交易性金融资产(股票)合计2.8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带息债务却高达27.42亿元,缺口为上市以来的最高水平,回笼资金显得异常重要。

  一般情况下,电影票房的回款速度是在影片公映3-6月后才能够真正到位,但如果此次绝大多数影城都交了保证金,华谊就能迅速收到1亿至2亿元的现金流。虽然与总票房相比只是一笔小数目,但对推进接下来的其他电影项目却尤为重要。

  王中军已在多个场合表示了华谊兄弟正剥离和电影、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把翻身筹码押在了电影上。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王中磊也曾表示,“2020年努力的目标是把公司流动性做好,活着最重要,做好风险规避,将已经拍完未能上映的电影努力调整在今年上映,同时再一部一部戏拍下去。从2020年8月份到年底,每个档期华谊都已经准备好了电影。”

  《八佰》之后,由陈坤、周迅搭档主演的《侍神令》也已发布预告,宣布在2020年内上映,这些新项目的推进都需要资金。

  所幸资本也没有抛弃华谊兄弟。2020年1月23日,民生银行给予华谊兄弟5亿元贷款展期一年;4月28日,华谊兄弟通过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从阿里影业、腾讯、象山大成天下等手中募资23亿元;7月31日,招商银行宣布拟向华谊兄弟提供15亿元授信用于华谊的影视项目开发,这是国内第一份基于影视片单的综合授信。

  从目前的点映口碑看,《八佰》或许可以成为帮助华谊脱离困境的转折点。但这两年该公司的大起大落已经说明,观众可以淘汰掉不能生产优质影片的影视公司。同样,《八佰》保底发行虽然暂时不会成为行业常态,但也向影院传递了一个信息,不在运营上下功夫的影院未来也可能被片方淘汰。

《八佰》的故事与华谊的焦虑:引入保底机制为快速回笼资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